药都好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药都好人
蒙城县张志昂:上海老干部12年心系贫困学子 成立沪蒙爱心助学小组帮助千余人

2018-08-10 07:58:00  亳州文明网

  

  个人简介:张志昂,男,1921年3月生,中共党员,离休干部,上海市虹口区居民。

  事迹简介:2007年,年逾八旬的上海老人张志昂和其他9名上海离退休老干部一起,在安徽省蒙城一中成立了沪蒙爱心助学小组,按照每名学生每年500元的助学额度自愿捐款。这一场上海老人与安徽学子的牵手助学,一牵就是12年,而小组成员也从10人扩大到了如今的118名个人和单位。据统计,从2007年到2016年,沪蒙爱心助学小组共捐款619500元,按照每名受助学生每年500元的标准,有超过1200人次的学生受益。从2017年开始,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将“沪蒙爱心助学活动”作为一个定点助学帮困项目,共收到捐款20余万元,资助了360名学生。老人的无私奉献,深深打动着沪蒙两地人们,2018年6月,张志昂老人获评“蒙城好人”称号。

  正文:

  3月17日,退休干部卢杏英一行再次踏上前往安徽省蒙城一中的路程,将来自上海百余名老人的慰问带给了当地的贫困高中生。

  这是一场持续了12年的爱心接力。12年前,年逾八旬的张志昂和其他9名上海的离退休老人在安徽省蒙城一中成立了沪蒙爱心助学小组的时候,他没有想到,这一场上海老人与安徽学子的牵手助学,一牵就是12年,而小组成员也从10人扩大到了如今的118名个人和单位。

  12年来不停歇 千余人次高中生受益

  安徽省蒙城一中是当地唯一一所省级示范性高中,拥有万余名学生。而蒙城县曾经是安徽省淮北地区的贫困县,因此学校里很多品学兼优的学生家境贫寒,需要依靠学校和社会各界的帮助才能顺利读完高中。

  1975年,张老受上海市指派担任蒙城县上海知青慰问团工作组组长,在蒙城工作了两年。“那时那里的老百姓生活很苦,但对上海知青很关心。”张老回忆说,知青中谁有个头疼脑热,总有乡亲前来问候照料,还想法子弄来一些药方。

  两年的蒙城慰问团工作、生活被张老铭记于心,至今仍感怀于当地乡亲的深情厚谊。当他得知贫困家庭学子们的情况后,主动联系了校方,并与其他9名老同志自发成立了沪蒙爱心助学小组,按照每名学生每年500元的助学额度自愿捐款。

  随着年龄增长,心脏功能不太好的张老不能再亲自前往,他选定了“接班人”——61岁的上海市总工会审计处原处长卢杏英同志帮自己完成心愿,而自己则担当“顾问”。

  “别看每年500元,钱不算多,但其实很多捐助的老同志,本身家庭条件就不是特别好。”现任沪蒙爱心助学小组的负责人卢杏英说起了七旬老人徐美玲、张后起夫妇的感人事迹。两位老人至今仍住在本市一处60年代建造的老式公房里,家里的家具都是用了几十年的老物件。但他们不仅数年来坚持捐助多名贫困生,还动员其他老人参加,并且多次自费前往学校参与活动。“还有出版工作者孙珍霞同志,自费购买相关书籍寄到蒙城一中赠送给学生,还额外资助考上大学的孤儿5000元;杨诞晏老人除了自己参与外,还动员孙子也捐出自己的压岁钱;陈斌原来是以单位名义捐款的一位职工,调离原工作单位后,继续以个人名义捐款。”

  据统计,从2007年到2016年,沪蒙爱心助学小组共捐款619500元,按照每名受助学生每年500元的标准,有超过1200人次的学生受益。其中张志昂同志近五、六年每年资助7500元,15名学生受益。从2017年开始,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将“沪蒙爱心助学活动”作为一个定点助学帮困项目,共收到捐款20余万元,资助了360名学生。

  爱心人士背后 还有一群人在默默服务

  2011年,与张老相守多年的老伴吴雪琴去世。她也是离休干部,在弥留之际和张老约定丧事一切从简,但要把多年积蓄10万元捐给蒙城一中的贫困学生。在征得子女同意后,张老建立了“吴雪琴、张志昂奖学金”。

  为了让更多孩子享受到助学金和奖学金,张老积极发动身边的朋友和同事。沪蒙爱心助学活动能持续12年,除了有一批又一批的爱心人士,还有不少热心公益的人在默默无闻地为这项活动奔波。由于参与捐款的大多是年事已高且腿脚不便的离退休老人,为了保证他们的善款能真正送到贫困学子的手中,就需要有热心人为他们服务。

  卢杏英就是发起人张志昂物色到的“接班人”,她不仅接下了联系校方、核实受助者学生名单、制作捐赠证书等等琐碎的事情,还主动定期上门看望捐款老人,让这些奉献爱心的老人也能感受到他人给予的温暖;上棉25厂的退休职工郑珠妹,不仅向自己的亲朋好友宣传沪蒙爱心助学活动的积极影响,还每年主动请缨,做好上门收取捐款、发放证书的工作;上棉21厂干部科退休职工赵天英,虽然自己也是一名八旬老人了,但仍然坐着公交车,前往南汇养老院,为住在养老院里的爱心老人提供上门收款服务。

  从开始的10名捐款人发展到现在的118名个人和单位,沪蒙爱心助学小组呈现出了蓬勃的生命力。卢杏英说,《慈善法》出台后,该项活动得到上海市慈善基金会的大力支持,走上了规范化轨道。但无论外在的形式如何变化,其“老帮小”献爱心的本质并没有改变,而其中新融入的“老帮老”温情,同样令人感动。

责任编辑:李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