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亳州人不薄

2017-08-09 09:10:00  亳州文明网

  

  亳州人待人客气大方,这里流传很久的一句话叫“亳州人不薄”。此话怎讲呢?因为“薄”有三种读音(bò,bó,báo),其中厚薄的“薄”与“亳”同音。

  与外地朋友初交中,不知“亳”为何字的外地人真有不少会以为是“薄州”呢。可能是亳州人对此大为忌讳的缘故吧,“俺亳州这么出名你竟不知,好吧,薄就薄,但我们对朋友不薄!”因此,“亳州人不薄”这句话也就成为这座城市的市民对外宣言和形象宣传广告语了。

  亳州人只要是两人以上外出消费,事毕掏钱时总要有一番争抢和撕扯。要是与外地朋友一起消费,咱亳州人更是奋勇争先去结账。

  走遍国内许多地方,其他地方也有争相付账的,但争执的程度远没有这里的厉害。我曾见到过为争着付账而厮打的严重惨烈场面,有的指关节被撇得嘎嘎作响,手指头能掰肿。

  我观察,外地人的这种场面不多,猜想可能是由于消费前,大家对于谁请客已心中有数,是你请客,就该你去埋单,没什么话讲,简单客套一番,意思到也就行了;

  而在亳州,进餐馆前,谁提议去吃饭的,谁邀请的,大家对这样的事不十分重视,要么是语焉不清,似乎说出来又嫌薄气,这种局面必然导致最终以争相掏钱将撕撕扯扯推向高潮而圆满结束。

  亳州人的大方不仅仅表现在这方面。在小吃摊前,俩熟人见面,谁先吃完,走时也要替那位正在酣吃的熟人偷偷地把账结了,临走时,对其说声“账已结过”,正吃的那位,嘴里正嚼着东西,连忙摆手,可喊也喊不住,那人推车就走了。

  若是在饭店里偶遇熟人在其他房间吃饭,有大方的人,便拎两瓶酒,两盒烟,进屋往桌上一放,坐也不坐,敬了一圈酒,一拱手告辞。走后,在座的众位禁不住伸大拇指称赞,做东道主的内心里很是感激涕零。

  亳州人若是出差到外地,出手也极为大方,跑药材生意的送出去的礼品,贵重得真是令人不敢想像。当有朋自远方来,亳州人那份待客的热情劲更甭提啦,带你去洗澡,带你去参观景点,领你去喝酒,每天两喝,灌得你找不着嘴,摸不着北,喝得你胃出血,到医院精心伺候你吊水,这样才真叫“得劲儿”。

  热情得让你捂着胃直摇头!即便是在改革开放之前,那时家家都很穷,来了客人,招待时也是倾其所有,家中没什么好吃好喝的,恨不得到外面赊东西,等饭菜端上了桌,将鸡鸭鱼肉拼命往你碗里夹,还在一边不停地说:“叨着吃,叨着吃呀”。

  你到农村走走,遇见路口正端着饭碗吃饭的农民,他们都热情地招呼你吃饭,情真意切,不由得你不感到这里的乡风淳朴,暖意涌心。

  亳州人不欺生。不管你来自天南地北、五湖四海,都能在亳州扎下根,落下脚。亳州自古就是楚文化与中原文化交汇融合之地,各种外来文化,各种宗教、风俗习惯、信仰在此都能相互尊重,相安为生,这不能不说是亳州人非但不薄,而且还温敦厚实。

  本来嘛,亳州之亳,在成汤王之相伊尹选定商朝的国都时,其选址其定名都是因这里的厚重。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虽是俗话,也说明了地理环境在民族性格形成中所起的重要作用。同样的文化环境,同样的文化背景,同样的风俗习惯,还有同样的饮食结构等等,必然要产生相近的社会心理和思维定式。

  亳州是文化积淀很深的古老城市,那源远流长的道家文化、建安文学、华佗遗风给这块土地打上了深深的烙印,也给人们在性格的形成上留下了鲜明特色的思想基因。

  亳州人待人厚道是有着历史传承的,老子厚德载物、上善若水的人生哲学,华佗解民于倒悬的宽厚仁德,拥戴怀念好州官朱之琏的感恩情结,段老谋仗义疏财的厚道大方,都给后代以深远的影响;

  开阔的大平原,奔流的涡河水,肥沃的土地,丰美的物产,孕育了一代代淳朴憨厚的乡风民情。商品经济由于金钱在作祟,处处显得是那么的“薄气”,可是,有着悠久经商传统的亳州人于“在商言商”的社会里,还能保留这种“不薄”的美德,实属不易。

  可是,我有时也觉得,“亳州人不薄”这句话有时也是出于一种逆反心理在作怪。“为人要厚道”若是做过了头,变成是单纯为讲排场、顾面子,打肿脸充胖子,这样则实不足取也。

责任编辑:李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