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亳州是永城“换”来之传说

2017-07-31 09:36:00  亳州文明网

  

  据传,安徽亳州(今谯城区),在明朝以前的时候,属河南道管理,明朝时,被人从河南道换给了江南道的安徽管辖。

  亳州北边的归德府,有个宋阁老,他有个儿子,叫宋室,二十岁点了状元,被钦赐安徽巡抚。

  这宋室少年进士,春风得意,就想学学前朝包相爷微服私访的做派,穿了一身便衣,带上一个书童,骑着一匹驯马,从归德府老家直奔庐州上任。

  头一站便到了亳州。宋室见亳州市井繁华,生意稠密,极富古城气象,就动了少年心性,顺着大街闲遛。走着逛着,迎面一座茶楼,盖得精精巧巧,名字也起得好:淡香楼。上得楼来,只见茶座上坐满了喝茶的人。瞅来瞅去,没有闲座,只有靠窗的一个洁净雅座还空着,宋室走过去就要坐下。

  茶倌赶紧走过来,赔着笑脸说:“公子爷,这号座位坐不得,这是朱万朱老爷的专座儿,旁人不准坐!”

  “嗯?”宋室一听,心里有些不耐烦:“堂倌,我又不白喝你的茶!朱什么又没到,我坐坐喝杯茶又有何妨?”话没落音,冷不防门口有人吃茬儿:“朱什么没到,座位也得空着!你是什么东西,敢坐朱爷的专座!”宋室抬眼一看,只见门口站着一人,这人穿绸裹缎,大高个儿,一身膘,五十岁出头儿就留了一把黑胡子。茶倌儿一见这人,一屈膝打了个千,说:“老爷,这位公子是外地来的,不懂这里的规矩,求您抬抬手吧?”

  这人正是亳州一霸朱万。

  朱万傲慢地一笑,把鼻子一皱:“不认字儿你也摸摸招牌!哼,你称四两棉花纺纺(访访),亳州谁敢坐我这个座儿!”说完一努嘴,门外“唰”一声窜过八个大汉,立胳膊挽袖子,横鼻子瞪眼。

  宋室少年及第,新放的巡抚,哪能咽下这口气?猛一拍桌子:“放肆,你可知道我是谁?”

  “管你是猫是狗!”

  “你大胆!老爷是新科状元!”宋室从怀里摸出金印,啪一声扔给了朱万。

  朱万看都没看,一脚把金印踢给了宋室:“别说你是状元,就算你是安徽巡按,也管老子不着!老子这亳州归河南巡按管,河南巡按又是老子的好朋友,你能怎样?”说完,大摇大摆下楼走了。

  宋室气得脸色发白,带着家人,不去庐州上任,一转头上北京找爹去了。一见宋阁老就问:“爹,我想叫亳州从河南道划归安徽管,可有什么办法?”宋阁老沉吟一会儿,说:“你可用安徽永城、砀山等县换河南亳州。只要给吏部和户部打个招呼就行。”宋室当即提笔,给吏部天官和户部尚书各写了一封信,派家人送去。

  宰相家办事,一帆风顺。没用几天,户部吏部行文通知河南安徽两省,亳州与永城砀山等互换。

  办完这些事情,宋室这才打点行装,带着随从赴庐州上任。头天上任,次日就带着随从上亳州巡查。

  没进亳州,亳州知府就领着地方绅士备着帖子迎接。帖子投进去了,总兵官传令,旁人挡驾,单传朱万觐见。

  朱万一进行辕,跪倒行礼。就听宋室冷笑一声说:“朱万,你可认得我啦?”

  朱万不看还罢,一看,吓掉了三魂,把头磕得嘭嘭响。宋室说:“我这安徽的巡抚可能管住你这河南的恶霸?”

  朱万磕头磕出了血:“小人罪该万死,只求老爷赐给小人一副囫囵尸首。”

  宋室哈哈大笑,说:“好,我成全了你!你想一刀死个痛快我还舍不得哩!来人!”

  “有!”手下人如雷一般吼了一声。

  “给朱万做面肉枷,押到庐州发落!”

  底下人当即宰了一口大猪,劈开一扇猪肉,挖了个洞,枷住朱万的头朝庐州押。

  正是六月天气,不到一天,肉臭得熏脑子,第三天生满了蛆虫。朱万享福惯了,哪能受得这份罪:一天顶着百十斤的臭肉走几十里路,没到蚌埠,就死了。

  打那以后,亳州就划给了安徽,永城就划给了河南。不信你打开地图看看,亳州像根橛子,深深地嵌进河南地界里呢!(张云龙 张超凡)

责任编辑:李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