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道德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思想道德
杨成良:深夜拾钱包苦等失主 拒酬谢彰显风格

2018-07-30 14:29:00  亳州文明网

  

  7月28日晚上10点多钟,家住涡阳县城关街道新城社区杨楼居民组居民杨成良,按照自己的生活习惯,到附近的干沟健身广场去活动活动筋骨。正在锻炼的时候,看到身边的健身器材上挂着一只女式皮包,杨成良估计包的主人可能是在附近散步,一会就会来取,可等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人影。快到夜间12点的时候,邻居小周下夜班回家,杨成良就喊住小周一起打开皮包,包内共有现金2280元,银行卡数张,另有身份证,驾驶证等重要证件。夜深人静,小周劝杨成良先把皮包拿回家,等第二天找新城社区工作人员协助寻找失主。

  一夜辗转,杨成良怎么也睡不着,天不亮就又来到健身广场守候,希冀失主前来寻找,又等了两个多小时,还是不见有人过来认领,杨成良就主动找到社区干部李燕鸿家,希望社区干部帮忙寻找。李燕鸿打开皮包后,仔细搜寻,发现了一张身份证,发现是干沟居民马大龙的妻子周丽丽。因为社区干部经常走家串户,甚至谁家灶台朝哪都掌握得清清楚楚。于是,李燕鸿带着杨成良来到周丽丽家,问周丽丽要身份证,周丽丽以为需要登记身份信息,忙着去找皮包,这才发现自己的包不见了。

  原来,28日晚上天气凉爽,每天忙着理发店工作的周丽丽早早地关了门,带着孩子到广场玩,随手把背在身上的包挂在旁边的健身器材上,然后挨个做各种健身活动。后来小孩闹着要回家,周丽丽就匆匆忙忙地带着小孩离开了广场,洗漱后就上床睡下了。

  听社区干部说杨成良拾到皮包后等了那么长时间,周丽丽很是过意不去,急忙从钱包内抽出一沓百元钞票,塞给杨成良表示感谢,被杨成良当场拒绝。他说:“拾到钱包一定要归还,不然自己的良心不安,这是个人的道德问题。”

  据杨成良自己回忆,1992年初冬时节的一个晚上,杨成良当时是一名货车司机,在路过一个检查站的时候,检查站前排了好长一溜货车等待检查,司机们怀着忐忑的心情下车来回打听前面的情况,黑暗中杨成良感觉脚下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随手捡起迎着灯光发现是一个皮包,杨成良慌忙交给检查站,让交警协助找寻失主,杨成良也因此受到免除50元罚款的奖励,顺利通过检查站。

  2001年,杨成良母亲刚去世不久,杨成良在苏州一家夜总会打工,一次收拾包房时捡到一支白金笔,看上去非常精美,杨成良主动交给了崔姓老板。后来,失主前来寻找,本来不抱什么希望的,据说价值16万